俄外交官员出言讽刺后 普京在电话里向武契奇道

2020年9月16日 作者 duozhandian

 

海外网9月11日电 俄罗斯总统府网站9月10日发布消息称,在塞尔维亚方面的倡议下,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举行了电话交谈。消息指出,这场会谈的重点是科索沃问题。此外,两国元首还讨论了俄罗斯与塞尔维亚的战略伙伴关系。普京高度评价了武契奇个人对两国关系发展的贡献,并表示愿意继续与他在双边、地区和国际问题上密切合作。

9月11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称,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在接受提问时透露了更多信息。佩斯科夫说,在9月10日的通话中,普京就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在脸书上发布有关网帖一事向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道歉。此前,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已经就这一事件向武契奇致歉。武契奇表示,普京和拉夫罗夫就扎哈罗娃失慎的帖子道歉,但这是一个“已经过去而且无关紧要的事件”。

这一事件发生在武契奇率团访美期间,在为期两天的访问中,武契奇与单方面宣布独立的科索沃当局领导人霍蒂举行会谈。9月4日,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斡旋下,武契奇与霍蒂签署经济合作协议。从塞尔维亚媒体传出的一张照片上可以看到,在位于白宫西翼的椭圆形办公室中,特朗普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对面的武契奇远远地坐在地毯中央的椅子上,略显寒酸。

扎哈罗娃在脸书上就此事发表评论,并附上了电影《本能》中女主角接受审讯时翘二郎腿的经典镜头截图。扎哈罗娃配文说:“如果您被叫到白宫,椅子摆得像审讯似的,最好像图二那么坐”。对于这一说法,武契奇则表现得相当坦然。当地时间9月6日,武契奇在接受塞尔维亚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我真的不在乎椅子是不是很小,它的位置在哪里,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去解决塞尔维亚的问题,为我的国家而战。我不在乎我坐在哪张椅子上,我可以站着,我可以蹲着,我甚至可以跪下,这又有何关系呢?”

当地时间9月4日,在特朗普主持下,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和科索沃“总理“霍蒂(Avdullah Hoti)于白宫达成了经济正常化协议。武契奇在协议签署时的表现,以及相关照片,引起了社交媒体上的热烈讨论。

6日,武契奇在接受塞尔维亚“Pink”电视台访问时称:他曾反复检查协议中的内容,了如指掌;他不在乎是坐着还是蹲着,只要能为塞尔维亚解决问题;他甚至在与特朗普的交谈中,捍卫了和中国的关系。视频中,武契奇数度停顿。

谈到签署协议时翻阅文件和看随从人员等一系列表现时,武契奇表示:“有些人知道,我整天整夜地查看(协议中)每个词,可能有500次了,在那个大厅里没有人知道我有多了解这份协议,每一处微妙的差异。”

除此之外,武契奇也谈到了社交媒体上流传的那张照片。“想象一下,我来到白宫后,他们(工作人员)告诉你要去椭圆形办公室,‘那是优先事项’。但对我来说,为民众达成协议才是优先事项……特朗普坐在一张高的椅子上,他们给我拿来一张椅子。我们进行了一场开诚布公的对话,我甚至在对话中捍卫了我们和中国的关系。我对坐在那张椅子上没有意见。”

此前,根据路透社的报道,9月4日的这场协议签署仪式,原本计划在白宫的罗斯福厅举行。会场内只架设了两张桌子,供武契奇和霍蒂就坐签署协议。但白宫方面临时将仪式的举办地从罗斯福厅转移至椭圆形办公室,让武契奇和霍蒂坐在特朗普两旁。

随后,记者又再次提到了椅子的问题,而武契奇回答道:“我坐在那把椅子上,是为了切实解决塞尔维亚的问题,提升塞尔维亚在国际上的声誉,为塞尔维亚而战。我一点也不关心椅子,我甚至没必要坐着,我可以站着、蹲着……”

“我在乎的是我能给塞尔维亚带来什么,让塞尔维亚拥有怎样的经济增长,我们建立了多少医院、道路和铁路。”

武契奇在白宫中的表现,引发了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和欧洲理事会外事负责人卡尔·毕尔德的注意。毕尔德认为,协议签署现场发生的这一幕是武契奇被“通知”,他要把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

而扎哈罗娃5日在脸书上发布了武契奇正坐在特朗普对面的照片,还配上一张电影《本能》的剧照:照片中,盘腿坐在椅子上的莎朗·斯通被警方审问。

扎哈罗娃在帖子配文中这样写道:“如果你被邀请去白宫,椅子被摆得好像他们在审问你,那你就得像第二幅图中那样坐着,不管你是谁。相信我。”

不过,武契奇在接受“Pink”电视塔采访时回应称:“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坐在特朗普对面。首先,我坐在一张椅子上,他坐在一张稍微高点的扶手椅上。这里有什么问题吗?我这辈子和人交谈,都是坐在他们对面的。”

他还称扎哈罗娃表现出的“原始和粗俗”,不仅是代表了她自己,也代表了那些给她这份工作的人。

不过,6日晚些时候,扎哈罗娃在社交媒体上道歉,称她的帖子被误解了,“我道歉,但我的帖子被误解了。”此外,据《纽约时报》报道,扎哈罗娃的上司、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6日也与武契奇通话,并强调两国之间“真诚密切的关系”。

武契奇说,他在美国期间为塞尔维亚与俄罗斯的密切关系进行了辩护,其中包括购买武器。他还说,自己拒绝因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政策,而像西方那样对俄实施制裁。